慧眼看澳洲之5——漫步霍巴特
2017-08-29 08:56:43
  • 0
  • 1
  • 47
  • 0


每天导游早晨9点左右接我们出去游玩,而我一般在6点就睡不着了。醒来干点什么呢?扒开窗帘看小城市内的美景也很独特,何不趁这功夫出去走走?说走咱就走,天上的星星朝北斗,行动!

不知道是不是发达国家共有的特点?首先的感觉是街道极为整洁(日本也如此)。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垃圾、纸屑、塑料袋之类(这在我们这边的旅游区总是免不了的)。甚至,连因为绿化极好,到处是树,而且又正是寒风扫落叶的季节,但是,地上就硬是找不见一片落叶。小城确实不大,楼也不高,但每一栋建筑都极为精致。所以你看不见任何一个地方,可以称得上破败。而像我们大广州到处所见的城中村,根本无处寻找。有图为证,各位看图。咱们这一集主要是看图说话——

上边第一张是从俺住的酒店俯瞰霍巴特。下面是俺从居住的酒店,出门往右,所看到的街景。时间大约是6点多钟,冬日的霍巴特,天还没有特别亮。



走了大约有一公里,又往右稍微拐一拐。因为看到那边也有一些精致的建筑。但是没敢再往前走,怕走丢了。回程。走回住的酒店,意犹未尽,时间还早,这一回又往左边去。注意这个左边不是跟刚才的右边相反方向。我们住的酒店,正好在一个十字街的街角上。顺着这个左边,我又兜了一个“且”字型。好玩的是,顺着这个且字型,本来我已经走到和我住的酒店同一个街道上。顺着“且”字底几步就可以回到我住的酒店。我要是仔细看,甚至可以看到我住的酒店。但是对这小城过于陌生,又过于谨慎的我,还是怕走丢了。所以又顺原路返回。所以,又绕了一大圈,才回到我住的酒店。



沿路可见最多的,是穿着校服、赶着上学的孩子们。抓拍到了几个很有意思的镜头。下面第一图这个孩子,站在街角向远处张望。有意思的是,我第二天来这里,又见到他,几乎还和昨天同一个姿势张望着。不仅仅暗地里等了他一会,看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?结果 是等来了另外一位同学。原来他是每天在这里等同学,然后一起走。这让我想起来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些事情。

下面这张图的女孩子,很随意地坐在一个超市的门口。在那里低头看手机。我估计,学校里上课的时间还早。也许她是在这里等超市开门,买点吃的再走?想说的是,这种很随意地就坐在地上的状态。在澳洲非常普遍。草坪、台阶,甚至任何一块空地,都有那些穿着本来很考究的男男女女,席地而坐。想想我自己和老婆出门,有时累了,哪怕找一个很干净的地方想坐下,老婆也总是碟碟不休地说脏啊脏之类。可在澳洲这样不讲究的人这么多,这究竟是为什么涅?

我们是8号来的。10号回去。上头记述的,是9号的事情。10号这一天的早晨,我依旧6点就醒来,依旧还是9点导游来接。并不想浪费掉这三个钟头,所以又爬起来,继续走街。这一回还是往左,和昨天不同的是,这一次的左,是和昨天的右正相反的方向。这一边的街景似乎更好些。因为往前边走不一会,就看见一个气宇轩昂的广场。里面有两座雕像,不知是谁,还有喷水池之类。


顺着广场,再往右边走,看起来是一个海港。我因为完全不通英文,完全凭着猜测、瞎蒙,我估计,这应该就是霍巴特港口。


回去以后吃了饭,然后才正式开始第三天的行程。需要说明的是,三天的游费,不包括午餐和晚餐。但是,酒店里供给早餐,自助。难得的是,我的胃口居然还能接受。有各种面包、饮料、牛奶、酸奶之类,甚至还有水果和大米粥。在这里,尽量吃得饱些。出去后的午晚餐自己解决倒是小事,关键是,不好吃,价格还奇贵。前一天我们在亚瑟监狱吃午餐。选来选去,一个小小的面包,就要8澳元(还是其中最便宜的),而且那一小块面包,哪里够吃。所以两个人要吃饱,弄不好得花去咱二百块人民币。虽然说是穷家富路,但是,富路完了,回来日子还得过。所以吃一顿心疼胆疼。昨天晚上回来,正好同行的一对母女,也和我们感同身受。所以昨天的行程结束时,那母女和我们一起去外头寻找中餐。我们共同在一个费了好大劲才找到的中餐馆,吃了一顿中式面条(居然有兰州拉面之类,也有饺子什么的)。也花去人民币一百多块(各付各的帐)。交流得知,那对母女来自济南。其中女孩儿在这边的墨尔本大学读建筑,其父亲是山东建筑大学的教授(据说自己还开着房地产公司)。母亲在大学里做办公室之类的工作。听起来,这对母女的生活,本来可以很土豪,但是人家也和我一样注意节俭。我们在我们这四人里头的明白人儿,她女儿的带领下,又走了好多路,找到了一个亚洲超市。在里头买了一些吃的,准备第二天用。我们各自买了一大桶牛奶,两澳元(既可以解渴还抗饿),又买了老婆饼、方便面之类。准备在第二天饿了的时候,大快朵颐——这个词用在这里是不是特别不恰当?

第二天的行程,我们先是去了里奇蒙小镇,已在昨天的记述里交待。然后又回到霍巴特市中心,在这里解决午餐。我因为早晨吃得太饱,居然没有饿的感觉。所以前一天晚上准备的午餐,居然没有用上。趁着人家踅摸午餐,我们老两口又继续逛街。

也不知这是一个什么所在。其中一个雕塑有点意思,狗在给兔子拍照。


坐在一个桌子边休息。这小鸟也未免太嚣张了吧?居然完全无视我的存在。在我的桌子上走来走去。我怎么拍它都不理会。




澳洲特有的公交车。上头是敞棚的。倒是风凉得紧、视野好极了。可要是赶上天太热或是下雨,如何是好?


最下图,先生坐着的那车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虽然对车完全没有研究,而且这车还比一般的车少一个轮子(前边只有一个),但我坚信,这是一辆豪车,价值不菲。

在澳洲无论男女,开车的人年龄可以很大。我估计这开车的老汉,年龄得奔70了吧?


市政篇最后要说说这位老兄。我和夫人走在街头,看见好景免不了要拍两张。这位老兄本来正从我们身边匆匆经过。看见我们拍照。突然间,伸手示意要我的手机。因为听不懂人家说什么,又是身在遥远的,我平生第一次踏足的他乡,这老兄的这一举动,应该把我们吓住才是。但是,因为我从前有过和这一次几乎一模一样的经历——我们在拍照,从身边走过的人,突然管我们要手机。人家的意思,其实只是帮我们拍合照而已。所以这一次,我又把手机放心地给他。待他给我们拍照之后,我又让我夫人,给我们俩个拍下了这张照片。澳洲人的友善与助人为乐,可见一斑。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经过长时期的学习雷锋好榜样?我们这一边学了这么多年,要是马路上有人管咱要手机,说要帮咱拍照,你敢不敢把手机给他?而且,似乎也很少见那种主动要求给素不相识的人拍照的。那样大概会叫人以为,你有什么不良的企图。


在市中心解决完午餐的问题。导游又带我们开往威灵顿山。这个昨天也已经有较详尽记载。今天只说昨天没有的。从威顿山下来以后,我们去了卡斯科特啤酒厂去参观。据说这厂子建于1824,用是从威灵顿山上流下来的山泉水酿造。所以近二百年而长盛不衰。





酒厂内部有酒巴和啤酒博物馆。要说明的是,这可不是导游要我们购物。没有人在买啤酒。有兴趣的话,倒是可以喝一点。我花三块澳元买了一杯。感觉萌萌哒,呵呵。


从啤酒厂出来之后我们的下一个游点是赌场。导游说,可以在里头小赌一回。但是导游看车上的人,好像没有谁对这些感兴趣,所以只是在门口停了停。拍了两张照,就算完事。不过,在来赌场的路上,经过了几个地方,一个是塔斯马尼亚大学,环境很是优美,但没来得及拍照。后来又经过一个名牌的私立中学,有很多学生在走动。匆匆拍了几张。


另外从酒厂开往赌场的路上,还经过了一个港口,有很多飞鸟。看景时,我很喜欢、很注意观察那些活的东西。各位注意到了嘛?如果单看景物,国内的许多景物,真的不比澳洲的差。但一论这些活的东西,身边到处可见的飞鸟,国内可就大不如。这是很说明一些问题的现象。说明什么问题呢?


到此我们的全部行程算是结束。导游把我们送到了机场。和我合照的这个小伙子就是我们的导游。非常难得与可喜的是,他居然还是我的纯老乡,内蒙古呼和浩特人。我们游三天,每天来接我们的导游是不同的。第一天是吉林四平人(算是我老乡),第二天是个天津人。第三天就是这个,呼和浩特人。他们年纪都不太大,但是都个性鲜明。第一天的四平小伙子,很享受这里(塔州)的生活,虽然还没有结婚,但却已经和未婚妻买了上千平米的土地(不知道是原来就带房子还是只买了土地然后又建的房子),准备在这里终老。他说他每天工作之外的爱好就是钓鱼。而这位内蒙小伙子,则不太安心塔州。说这里太僻静了,找个华人超市都费劲。所以他准备在这边打拼几年,再到大城市去。

下面两张图是霍巴特机场所拍。谁知道那小动物的名字是什么?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