慧眼看澳洲之11——幸福花儿汗水浇
2017-09-16 16:30:25
  • 0
  • 4
  • 80
  • 0


俺基本上是一个勤劳的人。俺由一个绝对的草根,混到今天做到衣食无忧,有吃有喝,一大部分,靠的就是这种勤劳的性格。所以俺不但到哪里都一刻闲不住,一呆着就难受,而且还绝对地,以劳动为快乐,以劳动为光荣。所以要是有谁动辄指责俺啥活没干、啥活不干的话,俺只能嗤之以鼻,切!

这一次来澳洲不同以往,俺已经多次说过,绝不是游山玩水,是带着任务,来侍候月子的(孩子生小孩儿)。当然,俺也再三地说,是以俺夫人为主打。俺主要是当下手。但即便这样,活也依然有一些值得记录的内容——

首先说说砍树。各位看好了,上面第一张图,是我女儿住宅后院的一颗大树的原图。枝繁叶茂,到了夏天,乘凉倒真是一个好去处。然而,其中有一颗树枝,长来长去,已经延伸到差不多整个后院。有点遮阳,碍事。女婿闲聊说到这事。正好我这有闲,就说,你找一个锯,我上去给你把它锯下来。

吃完饭收拾完,女婿上班去了。我一个人收拾收拾,拿着锯,踩着梯子就爬到树上,开始锯那根大树枝。虽然50多奔60的人了,但我小时候,上房揭瓦,树上掏鸟,很是淘气,到现在依然并不笨手笨脚,算是个灵巧人。然而呢,我低估了这根大树枝的的份量。在树上长着的时候,我以为它也就几十斤。心想拉个差不多的时候,轻轻一推,就完事。谁知这根树枝,可能得有一二百斤。所以在它被拉得差不多的时候,重量让它自己突然间掉落下去。要命的是,它在跌落时产生了一个反向的冲击力,这大树干先是对着我冲击而来。我灵巧啊,人倒是躲开了,可它又重重地把我踩着的梯子给砸倒了。结果,我人也无可避免地跌落于地上。现在很多年轻人,哪怕只是走路上摔了一跤,也动不动就要骨折甚至还得拄双拐,所以我跌这么一下,按说也应该是后果严重吧?从地上爬起来揉搓揉搓,好像问题还不是太大?只是腰像扭了似的,略微有一点疼。正好那天,我墨尔本的学生和我约好,说要带我去墨尔本市中心去玩,我还寻思呢,可别乍乍样,影响了我和人家已经约好了的事情。

和学生游玩时候,腰其实还一直在隐隐作痛,但好在我还能坚持,所以还没有太影响我那天的游玩。然而到了第二天早晨,当我从床上往起爬的时候,突然发现我的腰已经几乎不能动了。废了好大劲爬起来,腰部疼痛难忍。心里头未免有一点懊丧和捉急。想啊,这可不是在国内。在国内我是有公费医疗。在这不但没有,而且听说俺一个外国人,在这边治病的话,价格贵而且还麻烦。而且,孩子们本身还需要我来照顾,我要是这样的,到底该谁照顾谁?

赶快通过微信,联系上家这边的骨科大夫(我的学生),向他询问我的这种情况,会不会是骨折严重不严重?好在我的学生听了我的陈述以后,认为我可能只是肌肉拉伤,问题不会太大,所以叫我不必太担心。不知道是不是人家在安慰我,但是后来的情况也证明他的看法没大错。虽然我后来也一直在痛,但是好在还是坚持下来,没用去看医生。



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情,是清理树叶。7月份在墨尔本来说是深冬。所以树上的叶子纷纷坠落,弄得后院,可当院都是树叶。这个不但影响美观,似乎也为社区管理部门所不容。所以要进行清理。按说呢,在咱们这一边,一个树叶子,应该是怎么清理都行。整一堆儿,往哪一扔,啥事没有。我小时候,我还跑老远(几十里)的城外去搂树叶回来烧火呢。然而在这边,一是树叶必须得给人家处理干净,二是,树叶你还不能随便扔。往哪放呢?请看那三个垃圾桶的那张图,其中最右边的那个大一点的桶,可以用来装树叶(别的还真不能装)。装在这里以后,摆在路边,每两个星期,清理垃圾的人来清理一次。请注意,只能是那个大一点的装树叶,而且装得还不能太满。因为人家来收垃圾的是机械化的,人并不下来。你要是装得太满,人家那个机器手,抓住你的桶倒不出来,那么,你还是会有麻烦。然后呢?这院子里的树叶,要是只是用这个桶装的话,几十桶我看也装不完。两个星期来收一次,人家只收这桶里的垃圾,这样的话,光是这个树叶就得运个几十周。好在我们机灵一点,又把树叶子,装满了十几个大黑塑料袋。女婿单位那边,指标比这边略多一点。所以把这十几袋树叶,运到那边扔了了事。你看,光是这树叶子的处理,就是这么费事。所以说在国外生活,也真是有便,有不便呢!而且在我看来,不便的地方还是更多。

然后再看下边两图。前边那个差点惹大祸的大树干,被我砍下来以后,并不是砍下来就完事了。那个大树枝子,怎么处理还是个问题。并不是像咱们这边,你随便往哪一扔就算完事。在这边处理起来,几乎比前边的说的树叶的处理更麻烦。您看,我要把它一段段先前剪了,然后再放到垃圾桶,也是要等上两个星期。才会有人来拉走,麻烦不麻烦?

我的第三个值得一吹的劳动,就是锄草了。在澳洲,大多数人家的住房,并不像咱们这边都是攞起来,而且还一层又一层。他们大多数都是独门独院,而且还都会有前庭后院。女儿家也是这样。不过,这需要打理。而且也是有人管,并不是说,因为是你家,所以你就想怎么地就怎么地,比如说,任由自家的院子荒芜,这是不行的,会有人来管。所以院子里的草坪包括自家门前的,都要定期打理,长得长高、太荒,都是要挨批,受到警告的。而女婿工作实在太忙,确实没时间来弄。从前都是请人来弄。而澳洲这种鬼地方,人工特别贵。请人来给草坪剃头的话,闹不好人民币得几百块。我一听说这个,就替他们的银子心疼。我说,这个就不用请人了。正好女儿家的锄草机。由女婿略微传授一下技术,我就开始干上了。上边几张图,是锄草前,杂草丛生前庭后院。

上边部分,劳动是快乐的。下边,是修剪后、或修剪中的草坪。




俺劳动的第四部分,是颠对嚼棍(此话非北方人不能懂)。夫人主要照顾女儿。每天要煞费苦心地给她颠对四五顿饭(月子餐)。相当相当地忙碌。一看这种情况,俺就自觉地负责照顾另外一个,女婿。女婿的品味比较特别,只吃面食,米饭几乎一口不动。而面食怎么做,也真的很叫俺为难。面条、烙饼、饺子,就这么颠过来,倒过去地做。坦白地说,在这方面,俺还真没啥研究,但赶鸭子上架,咱也得上。所以就天天早一顿、晚一顿。许多人看我在澳洲的时候,天天发微信,内容丰富多彩好像悠哉悠哉,其实俺都是忙里拿闲,用鲁迅先生的话讲,俺是把别人喝啡啡的工夫,都给利用上了。



最后要说一说的,就是采购了。俺在墨尔本这些天,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采购。前回书俺已经说过,俺最长去的,就是离家不是太远,一左一右两个超市。但是,很多东西,尤其是符合咱华人生活习惯的东西,这两个超市往往都没有。都说有个华人超市(当地人管它叫亚超),非常符合咱们的口味,几乎是咱们能够想到的,那里头就应有尽有。可问题是,那亚超,离我住的地方距离较远。据说要坐公交,而且要转车才能到达。而我说过多少遍,因为语言文字的双重障碍,所以我要去这亚超购物,就面临很大的困难。勇气积聚了再积聚。终于有一天,我决定,说什么也要往这个亚超跑一趟,我就不信我去了就回不来。费老大事了。首先,是女婿晚上一回班,先开车把我送到那个亚超。之前女儿还给我画了一张联络图,指示我,什么东西,都该到哪里,哪一边去买。你还别说,亚超之行,总的来说,还算顺利,女儿要求买的东西,一一买到,拎了好大的两大兜子。这回轮到t怎么回去的问题了?还是女儿叫了类似咱们这边嘀嘀之类的的士,而且还微信指示我在哪个门等着。还告诉了我那个司机的车号。就这样,我站在那亚超的门口,等来了那个要载我回去的司机。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