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燕绥到底是没吃药还是药吃多了?
2013-09-13 07:48:19
  • 0
  • 29
  • 960
  • 0

清华大学有一位教授,关于养老退休制度,最近频出雷语。雷得我简直就有一点蒙圈,慨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产出这样一个既无心又无脑的怪物。当然了,这种怪物,如果只是在家哄孩子,买菜做家务,还未必就会产生什么大的影响。问题是,这种怪物还老跳出来寒碜人,妖言惑众,不断展示她反人类的一面。更可悲的还在于,这种人还是什么大学的叫兽,博倒,掌握了一大片阵地和相当程度的话语权,甚至说不定就是某一个高层,指定或者授意她出来丢人现眼,故意找骂的。要说悲哀,这才是叫人悲哀的!

还是往具体了说吧。最近网络上不断有文章宣称,中国的延期退休的计划,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。不过呢,也有文章说,几乎有93.3%的网民,坚决反对延迟退休。93.3%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绝大多数老百姓,都反对这个计划。可问题是,在我们这种据说是由人民来当家作主,据说比民主世界、资本主义社会有着显见的优越性的国家,老百姓的想法,意见,却绝对连个屁都算不上。所以,不用说93.3%,哪怕是百分之百,那也仍然是不好使,只要一两个人,或者是几个人有那样的想法,不管多少人反对,都是个白。当然了,近年来中国的事情还有一点改革,不像毛时代,文革时期,一切只听毛老人家一个人的最高指示,甚至放个屁都要传达上好几天。现在的情况是,大领导们有什么想法,自己先不说,而找一帮人一拨人,往外头放风,先试试动静。这不是关于退休,最近就有那么几位叫兽,不断地发表文章。讲什么延迟退休势在必行,非延不可。这些人根本不管老百姓的反应、态度如何。按说呢,如果真的只是学术讨论的话,应该各种意见都有。比如说,主张延迟退休的叫兽固然可以有,但也应该有那种为民请命,反对延迟退休的教授、学者吧?然而我们在网上看到的,明确反对延迟退休的,几乎都是草根,一个有份量的学者都没有。这也可以看出,这个世道真的是人心不古。老百姓没有话语权,谁为人民鼓与呼呢?

我说这个杨燕绥不是物,第一是因为她的反人类的特质,根本不考虑93.3%反对延迟退休的那些人的感受,而一心一意为那主张延迟退休的极少数背书,为他们当炮筒子。第二还在于她的主张,荒谬绝伦。一个正常的人,怎么可以如此地没脑子,想出这样荒谬绝伦的主张?比如说,今天网上登了一段她的访谈。说什么,她所说的延迟退休,并不是说就非得等到65岁,而是说50岁你就可以退。只不过呢,要等到65岁才可以拿养老金。然后她又说,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。记者问她,从5065这一段过渡阶段,你让人们去干点啥呢?这人类居然很天真很卖萌地说,男的可以去做养老院的园丁,园林义工,女的可以去做饭、洗衣服、做编织,结尾还来了一句,多好!这她妈的是人话嘛!如果说,一个非常无知的幼儿园的孩子这么说,我们可以说她是很天真。一个六十来岁的清华女教授这样说话,说她什么好呢?

究竟是什么脑子,能想出这么邪恶的论调,还满世界的张扬呢?50岁退休,65才领养老金,那么,这15年间,她的意思显然是完全停薪的意思吧?要不为什么非要等到65才领养老金呢?这样一来,问题就显而易见了。15年不领工资,他们靠什么生活?难道你让他们天天喝西北风?那些积极想退休的人,往往都是工作在一线,收入并不是太高的。本来平时就没什么积蓄,全靠工资活着的。你给他们断15年的工资(好狠呢),这得是多么邪恶的人,才能想出这样的馊主意呢?这不比干脆让他们65再退休,还邪恶十倍嘛。65退休,虽然说意味着他们的血汗,可能真的会被彻底地榨干,但好歹还是有一点收入保障。你现在这样,干脆把他们的口粮给给断了,到底根据的是什么逻辑?你信口胡嘞说什么,发达国家都这样。你一个知识分子,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没有学术性?既然你说发达国家都这样,那你能不能指出来,具体是哪几个发达国家,都是怎么这样的?再说了,我们能和发达国家比嘛?发达国家,人家是怎么样的福利、生活保障?人家一分钱不挣也饿不死人,我们可能吗?再者说了,15年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。有多少人,50岁退下来,他可能活不到65岁。那么,是不是他就一分养老金也得不到呢?

再看看她这话的第二部分,什么男的可以去养老院园丁、园林义工,女的可以去编织之类,还加上一句,多好。这说法未免天真得过了份吧?中国这么大,每年因为到了50岁而退了休的,怕是得有几百万吧?然后呢,多少年积攒下来的这些退休人员,恐怕得有几千万?这些人,他们原来的职业,怕也得是五花八门,干什么的都有。按照杨叫兽的说法,一律让他们去养老院当什么义工,什么养老院能够消耗得了这么多人?再说了,那么多人,都适合去养老院?这脑袋得被驴踢到什么程度,才能想出这样的主意呢?

最后我想说两句的是,经常听网上说什么,公务员一分钱养老金不用交,退了照样得养老金之类。又听那些得了养老金的老人们动不动讲什么,这是共产党给我的钱如何如何。其实这种认识是很糊涂的。共产党,号称是无产者的政党。天上不生钱,地下不长钱,共产党本身,还是靠咱们纳税人的血汗养活着。所以说什么钱是共产党给的,这观点非常糊涂。包括那种说,公务员不交养老金,退休时却照样拿退休金的说法。好像公务员们的退休金,就是党给的似的。其实,按照我所学过的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,退休金的逻辑本来应该是这样的——


别看资本主义社会,工人一天挣一百快,我们一天却只挣十块钱(我学政治经济学时的差距根本就是天文数字),其实,资本主义那叫剥削,而我们却不是。为什么我们挣得比人家少很多不是剥削人家挣得多反而是剥削呢?政治老师告诉我们,这背后的原理却是:比如我们和资本家那边的工人,都创造了两百块钱的价值。资本家的工人,挣一百,我们挣十块,表面上看好像我们是被剥削了。可实际上呢,资本家的工人,他们那另一百块,是被资本家给剥削走了。而我们呢,虽然我们只发十块钱给工人,但另外那190块钱,并不是被资本家给剥削走了,而是国家把它拿走,反过来还会用在我们身上,比如扩大再生产,创造新的财富,城市基础设施建设,其中,也包括我们个人的医疗、教育及将来的养老。也就是说,为什么我们工资低还不是剥削,这是因为在设计的时候,就已经把我们将来用于养老的那一部分,从工资里扣除了。所以说,事实上,生活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里的每一个人,你在过去的劳动、工作过程中,实际上每一天,你都有养老金在往国家那里头交(要不你的工资为什么那么低啊,为什么那么低还不叫剥削啊)。另外,这些年来,我们工作甚至不工作的每一个人,都通过各种方式,在交纳着几乎是天文数字的税收(中国的税负水平,很多资料上说,已经排世界第二)。是这样的一些来路的钱,在保障着我们的养老。所以说什么,养老金是共产党给的,这话很荒谬。我再说一遍,共产党本身还是靠我们纳税人养活的。他本身一分钱都没有。

举个例子吧。我家二哥,在通辽的玻璃厂工作。原来这个工厂,是整个通辽属一属二的好企业。在90年代初期,据说每天能够创造上百万的利润。假定这个工厂有一千个工人,那个时候,每个工人每天的收入,实际上也二十块不到。一百万除以一千,也就是说,每个工人每天创造一千块钱的利润,可是他们实际所得,却只有二十块。那980块哪里去了呢?国家拿去了。他们还说,这不是剥削,因为这钱的一部分,将来是要拿给你们养老的。可是实际上呢,这个厂子后来衰落甚至倒闭了。结果却是,每个工人只补偿了很少一部分钱,就让他们工龄买断了。大多数工人本身并不明白这里头的政治经济学。反而还感谢工厂,说厂子倒闭了还给我钱。还是共产党好啊。实际上呢,这钱本来就是工厂欠他们的。而且,可能是欠了你十万(当然是隐性的欠帐,许多人并不知道),他可能只给了你一两万而已。

当然了,这个数字并不一定非常准确,我只是举个例子,想说明一下道理而已。再比如说现在吧,什么中石油、中国移动,还有几大银行,他们创造的利润,好像每分钟都可以以亿来计算。然后呢,折合到每个员工身上,他们创造的价值,和他们的实际所得,怕是连千分之一,万分之一都合不上。他们创造的钱,哪里去了,为什么这样还不叫剥削?就是因为,这钱从理论上讲,就是有一部分,是将来要用在这些员工自身身上的。当然,咱们国家后来修改了承诺,绝大部分员工,平时是要交纳养老金的。这样一来,中国就有相当相当一部分人,把国家原来的承诺给忘了,或者干脆就不知道。于是乎,以为你开的那养老金,都是你自己交纳的。于是乎,就为公务员没有交纳养老金却照样被养老而愤愤不平。其实呢,公务员本身也并不是无功受禄。他们养老的那部分,实际上也是在他们原来创造的价值当中,给扣除了的。也就是说,他们的养老金,理论上讲,也是他们自己挣的。只不过,咱们中国的工人老大哥,成了冤大头。他们挣的那一部分,国家现在不认帐了。还得再额外交纳。

本来还有很多的话要说,但是我的文章写太长了。就长话短说吧。我绕了个大弯,意思其实是说,我们中国人的工资水平为什么低?因为按照我们党的理论,我们工资有一部分已经被预先扣除预备养老的。今天我们的工资水平,虽然照过去提高很多,但在世界上,仍然属于低工资水平国家。在这种情况下,原来的那个理论,就算不全通行,起码还部分适用。所以,国家理应在预算当中,在纳税人交纳的巨额费用当中,扣除一部分来用于给国民养老。所以,不要老嚷嚷什么,人们的那一部分用来养老的钱够用是不够用的问题。不够用的,国家应该从纳税人交纳的钱里头拿出一部分来补这个缺口,这才是一个稍微有一点人性、人心的政府应该有的思路。

未必恰当地引用一段孟子的话,做为我文章的结尾:谨痒序之教,申之以孝悌之义,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。老者衣帛食肉,黎民不饥不寒,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